中国石油

工程建设有限公司 > 公司动态 > 媒体聚焦
石油商报:阿姆河东部气田缘何创造奇迹
打印 2019-03-11 16:24 字体: [大] [中] [小]

 

 

阿姆河东部气田缘何创造奇迹

     □ 袁莲 房连仲


东部气田预处理厂全景。王东 摄

    1月12日1时30分,阿姆河右岸B区东部气田天然气稳定输送到第二天然气处理厂。当晚,外面雨下得淅淅沥沥,室内“我们成功了,乌拉”的欢呼响成一片,中国和土库曼斯坦员工共同庆祝他们日思夜盼的这一刻。

    一个新开发的气田,在授标169天后即形成每天430万立方米产能,这是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CPECC)土库曼斯坦分公司在保供征程上创造的一个奇迹!在祖国最需要天然气的时候,他们在异国他乡践行了“为国添绿,为民送暖”的社会责任,谱写了一曲新时代石油精神的英雄赞歌。
    大写的责任与担当
    冬季国内供气不足,是扎在CPECC土库曼斯坦分公司干部员工心头的一根刺。毕竟,他们就驻守在中亚天然气管道的源头——阿姆河右岸巴格德雷合同区,承担着天然气产能设施的建设任务。这让他们自然而然地生出更多的家国情怀和使命担当,自觉地把自己的命运与祖国和人民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把每年的天然气保供当成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必须完成的任务。
    2017年,北京地区日用气量最高已达9800万立方米,超过前一年极值。由土库曼斯坦分公司承担的阿姆河巴格德雷合同区A区萨曼杰佩气田增压工程和B区集输第四阶段项目,克服工期短、设计难度大、中方人员严重紧缺等困难,采取空运4台压缩机等非常规措施,确保了增压工程一期4台机组按期投产和集输四阶段项目提前投产,受到国资委和中国石油集团的表扬。
    进入2018年,土库曼斯坦分公司总经理管松军便找到阿姆河天然气公司总经理李书良,问道:“2017年保供,2018年是不是还要保啊?”既有主动请战的意思,也带一点儿寻找任务资源的“私心”。
    2月10日,获得东部气田初步设计规划后,分公司领导便与设计单位结合,与现场人员实地考察,策划提前投产方案。24日,农历正月初九,分公司向阿姆河公司递交建议报告,正式表明态度,如果这个项目交给CPECC总承包,可以实现东部气田一期工程年底建成,2019年1月中旬投产。
    项目建设周期缩短一年半?很多人不敢相信——这毕竟是一个全新区域开发的地面工程啊——集气干线和凝析油管道总计301公里,加上1座40亿立方米天然气预处理厂、2座集气站、6口单井,焊接总量达50多万达因。更何况,初步设计还没有完成,招标还没有开始。10年的合作,让甲乙双方建立了合作互信的深厚基础。经过层层上报、批准,B区东部气田一期工程决定提前实施。
    行动创造奇迹
    目标已定,剩下的就是行动。2018年2月28日,项目初步设计审查会在CPECC西南分公司召开,要求2018年3月25日完成初步设计,交出长线设备MR文件。一旦授标,工程就要正式开工,管线材料和长线设备就要出厂发运。
    较之前一年保供项目承受的压力和挑战,东部气田项目需要面对的矛盾更加突出,一是极短工期与工作量大的矛盾,二是采购运输时间长与现场“等米下锅”的矛盾,三是土库曼斯坦签证难与项目高峰期中方人员需求的矛盾。但既然敢承诺,心中必定有底气。
    依靠中国石油集团在土一体化的优势,分公司整合所有单位投入项目,迅速形成战斗力。管道安装工程由大庆建设公司和四川油建公司各承担一半,七建公司负责1厂、2站施工,运输公司负责水源地、营地和法拉普到货物资运输,千斤重担大家挑,各显其能。这样一来,设备无需从国内动迁,前期签证无需重新办理,授标即可迅速达到施工高峰。
    分公司依靠管理创新和技术创新,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节省时间、提高效率。授标前先开展设计、采购与工厂技术对接,先预询价。内部单位之间采用生产任务单形式,模橇块、非标设备等长线设备直接委托内部单位设计、制造;115公里集气干线,首次采用分段压力级制进行设计,采用L415MS、DN550标准高强钢材,也是首例在含硫天然气长输管道使用,大大降低了管道投资和施工难度。
    分公司依靠10余年“管理国际化,用工本土化”的实践积累,积极应对签证随时中断办理的可能。提前组织当地员工招聘、培训,分公司在项目授标前已提前申请了110人,但只批复65人就停止了审批。原计划现场施工中方人员350人,当地员工3500人,最终土方人员增至4300人,以中土员工1:15的超高比例,顺利完成这一项目。
    中国石油集团海外业务一体化发展战略的形成,甲乙双方对冬季保供项目的高度重视;CPECC新一轮重组整合之后油田地面工程设计能力的有效管控,与天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战略合作协议的签署;加上分公司“管理国际化、用工本土化”积累的深厚资源和几十个EPC项目运作的成功经验,使得上述措施的实施既未雨绸缪,又卓有成效。“谁也不是神仙,如果放到5年前,这件事也干不了。”管松军说。
    选择了CPECC就是选择了成功
    东部气田一期工程项目投资约18亿人民币,实现当年启动、当年设计、当年采购、当年施工、当年投产,这在同行眼里成为一个奇迹。
    东部气田与最近的营地距离130多公里,115公里的集气干线将东部气田预处理厂与第二处理厂相连,去一趟东部来回也要五六个小时。分公司利用B区集输四阶段项目合同还在质保期的条件,在集气干线中间先建临时营地,把到东部气田的距离缩短1倍。以此为跳板,每天再前行80多公里,中午带饭到现场,仅2个月就建成了2座能容纳1800人的生活营地。
    2018年7月25日授标,两天后,满载DN550管线的40辆汽车已分别从天钢、宝钢出发,浩浩荡荡奔向霍尔果斯口岸。
    2018年8月9日公司举行开工典礼,与会领导十分诧异:预处理厂部分土建基础已出地面,综合楼已浇注完成一层框架。
    正如现任CNODC总工程师、时任阿姆河公司副总经理刘有超在开工仪式上所说:“选择CPECC就是选择了成功”。
    在保证东部气田一期工程建设的同时,2018年10月底,A区萨曼捷佩增压工程二期9台压缩机组成功投产,日增天然气900万立方米。2019年1月,B区东部气田一期工程顺利投产后,日再增天然气430万立方米。
    众所周知,国内陆上天然气进口目前主要依靠中亚管道,每年400亿立方米天然气中的130亿立方米要靠阿姆河右岸开发生产。保供的两个重头戏,一是A区增压保证稳产,二是B区东部气田开发补充产能。为贯彻落实中国石油集团和业主的决策部署,CPECC成立公司、分公司两级协调组,公司总经理助理陈意深主抓,加强各环节组织协调,推动项目快速高效实施,赢得业主“选择了CPECC就是选择了成功”的极高评价。

故事

运输:保供大于一切

 □ 董丁宁

    东部气田项目货物运输总量达到5万多吨,运输高峰期集中在9月中旬到10月底的一个半月的时间里。
    从9月24日起,霍尔果斯口岸闭关3天。3天后,又由于需要在9月27日启用新国门,海关继续闭关。直至10月10日,口岸基本处于停滞状态,监管库房全部爆满,数百辆外籍车辆在哈方国门外排队等待入境。公司总经理助理陈意深赶赴现场帮助协调过境问题,敦促3家国际运输商各显神通,艰难推进。土库曼斯坦分公司与运输商召开紧急会议,安排专人赶往口岸清点货物、联系海关及口岸管委会,以确保绝大部分物资于11月底前运抵现场。这么一耽搁,原定3架次运输包机最终不得不增至4架。
    汽运的2台三相分离器,出厂后不久就在张北因修路停滞了一周。分公司领导马上找到大庆石油管理局领导,协调警车押运,用了7天7夜赶到霍尔果斯。出关后,哈萨克斯坦分公司、乌兹别克斯坦子公司领导安排专人全程跟踪,动用警车押运,终于在11月28日、12月9日,将三相分离器运抵现场,总算没有耽搁12月20日项目机械完工的时间。

演练:假戏真做保安全

□ 张伟

    东部气田项目开工试运前进行了一次应急演练,给业主和分公司员工留下了深刻印象。距离正式开厂送气还有不到10天的时间,一直蹲守现场的土库曼斯坦分公司党委书记姚海盛等领导要求,再忙也要举行正规的应急演练。
    演练用了两个半天时间进行。第一次,采用安全交底和桌面演练方式;第二次,从报警系统到远控系统以及应急能力都做了实际演练。结果发现,有一半的保运人员没有逃生。问题出在所在区域的报警扩音器全部失音上。分公司领导当即决定,连夜调试好所有问题设备再进行一次演练。
    第二天,在没有做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应急工作组突然拉响警铃。现场业主人员和保运人员马上逃到厂外。清点人数时,分公司安全总监孙立圣发现1名调试人员不但没逃生,而且仍在继续调试。他说:“估计是在演练,上下装置很麻烦,所以没跑。”有关人员对该同志进行了1个小时的安全教育,要求他承诺再遇到类似问题时,必须先逃生。
    正是这样的真抓严管,使得东部气田项目在非常规条件下得以安全运行。

(《石油商报》3月6日11版整版刊发) 

2019-03-11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