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工程建设有限公司 > 公司动态 > 媒体聚焦
中国石油报:落基山畔石油人
打印 2019-01-25 15:43 字体: [大] [中] [小]

 

 

落基山畔石油人

中国石油海外员工奉献记⒀

通讯员  李福才

    CPECC加拿大子公司运行维护项目的员工们,始终牢记‘我为祖国献石油’承诺,兢兢业业工作在海外一线。

  他们身上饱含基层石油员工的质朴情怀。其实又何止这7位,正是因为有着成千上万像他们一样充满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基层员工坚守岗位,以及他们背后默默支持与奉献的家人,才确保中国石油这块金字招牌享誉世界每个角落。

  中国石油工程建设有限公司(CPECC)加拿大子公司运行维护项目组建于2015年,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麦克默里堡西北约35公里,是CPECC在高端市场执行的首个运行维护项目。

  这个项目对CPECC巩固加拿大及北美高端市场、开拓运行维护业务领域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项目团队成为公司在高端市场开展运行维护业务“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一批优秀的运行维护业务人才也在项目执行中涌现出来。

QQ图片20190118103401.jpg

运行组工作结束后部分中外员工合影。加拿大子公司 供图

IMG_2001 zheng.jpg

中心处理厂油处理单元。

11111.png

CPECC加拿大子公司运行维护项目现场。

IMG_20180715_093925.jpg

项目注汽和采油的井场设施。  CPECC加拿大子公司 供图

  1月13日,在加拿大子公司运行维护项目忙碌了近半年的罗双全回到北京休假。5天前,他的同事葛卫国再次回到项目,两人进行了工作交接。

  葛卫国和罗双全都是中国石油工程建设有限公司(CPECC)加拿大子公司运行维护项目的现场经理。这个项目组建于2015年,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麦克默里堡西北约35公里,是 CPECC在高端市场执行的首个运行维护项目。

深夜的手机铃声

  一天晚上22时,项目营地现场经理宿舍依然亮着灯,46岁的龚松正忙碌着审阅“运行维护项目半月报告”。为节省人力成本,担任CPECC加拿大子公司副总经理兼运行维护项目经理的他还兼任了项目现场经理。

  正准备把报告修改定稿后就睡觉休息时,桌上的手机响了,是夜班运行组长紧急情况汇报:在油田产出水深度处理厂一段复合钢管发现漏点。险情就是命令,龚松立即赶往中央控制室,按照紧急情况预案,一边指挥迅速隔离危险点涉及的流程,一边研究制定临时替代运行流程方案。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3个小时后,替代流程安装完毕投入运行,水处理恢复正常,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带着一身疲惫离开现场。在返回营地宿舍的路上,心里还在思考着早上将要组织的漏点修复整改方案要点。

  20多年来龚松坚守在海外一线,从原生态的苏丹南部油田到发达国家的高端市场,先后在CPECC苏丹分公司124区4号泵站项目、6区富拉油田一期项目、37区油田一期项目、6区油田二期项目、37区油田二期项目、南苏丹37区油田升级改造项目及加拿大运行维护项目现场工作,成功组织实施了多个工程项目,具有丰富的国际EPC+OM项目管理经验。

忙碌的身影

  “请尽快联系服务商,一段蒸发器进口流量偏小,需要进行高压机械清洗。”一封来自业主运行主管的邮件,提醒项目现场经理葛卫国,这是不平静的一天。早晨工作协调会上,运行部门提出发现蒸发器进口管线流量偏小的问题。蒸发器是制备锅炉给水,进而由锅炉生产蒸汽并管输到井下从而融化油砂的蒸汽辅助重力泄油开采工艺的核心设备之一。会议决定立即启动清洗计划。

  对于运行维护项目,高压机械清洗已不是第一次,但是每次协调清洗作业的各个步骤都在紧张中进行。发邮件,打电话,联系服务商落实人员,商讨设备进场、退场计划;协调签订合同;与运行、维护团队制定设备泄压和系统隔离方案;协调现场清洗用水、污水排放;组织清洗结束后系统封闭、恢复运行等等。待到蒸发器重新正常工作、服务商人员安全退场后,葛卫国紧张的心情才稍稍缓解。

  设备高压机械清洗只是运行维护服务诸多第三方服务中的一项。由于当地服务商专业化程度高、分工细,为数众多的第三方服务几乎每天都在进行。现场经理作为运行维护项目在现场的信息汇集点,葛卫国要组织项目人员开展日常服务,负责项目安全质量管理等具体工作。在项目现场各个区域,总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响了两次的闹钟

  清晨5时30分,一阵清脆的闹钟铃声唤醒了项目现场经理罗双全,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在食堂匆匆忙忙吃完早餐,带上中午的便当,他驱车前往现场。

  每天到达办公室后,罗双全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运行维护平台了解昨夜的运行情况及故障通知,以便计划当天的工作,然后就是召开每天早上的3个例会。8时30分,天刚微亮,大家已完成主要事项的沟通,分头展开一天的工作。短暂歇息时,罗双全才想起又忘记和远在国内的爱人和女儿视频通话。而此时国内已是深夜,女儿早已熟睡,罗双全心中有些愧疚。

  加拿大子公司运行维护项目作为CPECC在高端市场的首个运行维护项目,在项目执行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不少挑战。困难面前,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迎难而上。钻研图纸、联系厂家、优化操作、加强维护成了必修课。定期对所有员工进行技术及安全培训,提高其技能水平及安全意识是例行业务。

  几经努力,罗双全带领项目团队建立了运行维护管理平台,开发了适于运行维护项目管理的一系列程序。装置、设备在他们心中渐渐地由“难以捉摸的大怪兽”变成了“摸顺了脾气、富有感情的生命体”。来自不同国度、拥有不同背景的运行维护人员相互之间建立了信任,形成了协作团队。

  傍晚7时,罗双全的闹钟又响了,这是他特意为和女儿通话设置的。幼小的女儿希望给爸爸讲述学校里的故事,也想看看加拿大冰雪世界的照片。十余年来,罗双全先后在非洲、中亚工作,加拿大是他工作的第3个国家。

“消失”的乒乓球友

  2016年12月,天寒地冻的运行维护项目现场已经零下30多摄氏度了,但大家干劲十足、热火朝天地抢着投产进度。刚刚冒着严寒把十多公里长的主蒸汽管线一段一段地投入蒸汽,紧接着就需要在各处理单元投运大量的设备,因为一旦将蒸汽注入注汽井,很快会有循环回来的蒸汽冷凝水伴着第一批采出的油和杂质输送到各个处理单元。

  主分离器是油处理单元最重要的设备,承担着90%的油水分离工作。项目运行动力工程师、负责油处理单元的滕海超一遍又一遍地在厂房里检查各个取样口的管线:流程标识是否正确、各附属设备是否好用,甚至伴热管线也一根一根地检查了是否够热。厂房每一个角落都布满了他的足迹。等到采出的原油混着蒸汽冷凝水进入主分离器的时候,打开取样管线阀门,取出油样和水样。

  每次取样操作需要把所有16个取样口的样品都取一遍,再拿到化验室化验,然后汇报结果,并且和药剂公司的技术员讨论调整加药量。头一批样品的结果才做出来,下一批取样又开始了。就这样反反复复花了半个月时间,才把主分离器调整到稳定运行状态。看到外输罐液位一点点地上涨,意味着生产出了更多的合格外输油,滕海超心里乐开了花。

  当地雇员Jon发现滕海超每天在营地吃完晚饭就消失不见,已经很久没和球友们打乒乓球了。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每天晚上还要在寝室里研究取样器的设备图纸,整理调试笔记。滕海超一根一根把原有取样管线关掉,又在密密麻麻的乙二醇伴热管线里面挑出这些取样管线的伴热管,一根一根关上并且标记好。经过一段时间的调试,取样器成功投运。看着中国石油的宝石花旗帜在营地上方迎风飘扬,滕海超充满了自豪。

冰封世界里的热情

  去年10月下旬,项目现场已经迎来了第3场雪。在每年冬季长达5个月的冰封世界里,坚守在项目现场的小伙子朱远程却对工作充满了盛夏一般的热情。

  朱远程是运行维护项目的一位运行动力工程师。初冬清晨6时30分,项目所在地看起来还是寂静的夜晚,寒风夹杂着雪花,没有一丝天亮的意思,负责油水分离单元运行工作的他已经在岗位上忙碌了起来。每年的冬季,是位于高寒地区的项目现场生产最繁忙的时段。随着气温降低,管线冻堵、储运容器失温都是影响生产的不利因素。

  “今天最低气温已经到了零下20摄氏度了,管线的循环伴热还得再好好排查一遍。”早会上,朱远程跟当班运行组长提议,这也是每当气温骤降最需要关心的问题。那几条总是低温的伴热管线号码,朱远程已经熟记于心,每天早上去排查一遍后心里才踏实。

  不久前,油水分离单元里有一台分离废油的离心机出现故障,备用部件的供给又需要一段时间,这直接造成原本需要分离回收的废油累积在废油罐里无法处理。时间长了,废油可能因为温度偏低而无法提取。朱远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和同岗位的当地员工在化验室里经过不断试验,确定了一套临时处理废油的方案:通过废油罐自身介质循环的方式,解决了油温偏低的问题;同时加密测量废油的成分,根据成分变化动态调整化学药剂用量。用这样的动态监测方式,确保了废油重新进分离器循环,大大提高了废油的回收利用率。

大雪中的80后

  项目现场的冬天总是来得特别早,去年11月,茫茫大雪中,35岁的运行动力工程师安若华正在采油平台上用对讲机与中央控制室沟通。过了一会儿,他来到流程旁边,仔细检查各项参数。经过分析比对,找到了故障点,认真排查,最终确定了问题来源:原来是流程上的压力变送器损坏了。掌握故障具体情况后,他马上联系中央控制室,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先对出现问题的压力变送器进行“旁通移除”,随后马上提交给仪表维护队伍进行检修。

  在等待检修期间,安若华没有放手不管,他在有问题的压力变送器旁边仔细观察起来。取下保温壳,检查仪表连接配件和排空阀之后,他认为这个压力变送器之所以出现故障,有可能是因为保温壳内部没有填充,冷空气直接接触变送器,在低温环境下流程中的水分结冰膨胀,损坏了压力传感部件。

  在处于高寒地带的项目所在地,冬天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多摄氏度,而井场上的蒸汽流程和乳化液流程在低温条件下都是容易冻堵的“体质”,这对于现场设备和生产流程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维护人员到来后,他和仪表工一起,拆下变送器,仔细检查,果然和他分析的一样,是结冰造成了传感元件损坏。更换了新的压力变送器后,安若华在班组会上与同事分享了这个故障排查与处理的经验。

中控室的呼叫声

  “混合油循环泵高温异常停泵了,请到现场检查排除故障。”项目集输单元运行动力工程师李福才听到对讲机里传来中央控制室急促的呼叫声。

  “这是试运以来循环泵第2次出现类似故障了,一定得查出原因,找到解决办法。”

  面对突如其来的故障,李福才急在心里,他决定待泵冷却后重新启动,按照故障排查表再次排查一遍故障原因。“循环泵密封冷却液流速正常、启动电流正常、初始泵压正常……”这时,李福才联想到循环泵出现停泵故障的时间点均发生在切换储油罐之后,“会不会和泵送介质含水率有关?”他立即取样化验,化验结果显示样品含水率超标。

  查明故障原因后,李福才一方面立即启动应急措施,协调罐车临时排放转移储油罐底部含油污水;同时查看近期切换储油罐记录数据,分析非合格混合油含水异常原因。后期经过历时两周的试验,他确定出将储油罐切换频率设置为6小时/次的优化参数,并把此参数添加入新的循环泵安全操作规程。异常停泵故障问题终于解决了,李福才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中国石油报》1月22日7版头条刊发)

 

2019-01-25 来源: 责任编辑: